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达沃斯论坛中国吹响经济号角成为炙热的期

2019/06/08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达沃斯论坛中国吹响经济号角 成为炙热的期待在全球“金融癌症中期”,正在加速转变发展方式的中国经济成为炙热的期待  世界经济会否“二次

达沃斯论坛中国吹响经济号角 成为炙热的期待

在全球“金融癌症中期”,正在加速转变发展方式的中国经济成为炙热的期待  世界经济会否“二次探底”?欧债美债危机这股“霉”风会不会刮到中国并拖住这台“经济火车头”?中国经济能否再造增长新优势从而助推全球经济走出阴霾?……  一系列的问号并非耸人听闻,而是实实在在地摆在世界大国政要以及经济学家们的面前。在为期三天的大连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这些问题同样被严肃而认真地讨论着。  9月14日至16日,在欧债危机大有蔓延之势的全球经济“多事之秋”,原本“例行”召开的夏季达沃斯论坛,被寄予了无限期许。辗转采访于数个论坛的《瞭望》周刊感知到这种期许:夏季达沃斯在中国——谋变的新思维作为危局中的一盏“航标灯”,指引世界经济这艘巨轮破浪前行。  “比2008还复杂的世界经济危局”  “目前我们所处的时刻至关重要,因为在这个时刻,可持续、可平衡的经济增长和再就业成为重中之重。今天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不仅仅是周期性的,更显然是全球性的,要克服全球经济危机,需要我们发展和执行具有创新性的全球和国家战略。”开幕式上,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定下了“凝重”的基调。  “全球经济危机”,这是施瓦布在今年各种正式场合首次用到的字眼。虽然世界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但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加大,无论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都出现回落。包括美欧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已引起国际金融市场急剧动荡;主要发达经济体失业率居高不下,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通胀压力上升。  达沃斯论坛嘉宾、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在接受采访时称,世界经济出问题了,比2008年还要复杂,主要出在金融上,其核心表现是欧债和美债,形象点儿说全球患了“金融癌症”,这个“金融癌症”现在已经到了中期,再不好好治后果是可以想象的。  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也表示,欧洲主权债务问题不容乐观,因为欧洲一些国家主权债务比例确实比较高,尤其南部欧洲一些国家已经高到120%到140%,使得整个债务偿还比很高。另外,美国财政赤字超过了GDP的10%,失业率居高不下。  对于世界经济形势频频释放的“凉意”,世界经济有可能“二次探底”的声音在达沃斯论坛场内外甚嚣尘上。中国被看成将世界经济拖出泥沼的“救命之索”。  事实上,在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初,世界经济次探底的时候,中国就曾被世界寄予厚望。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余永定说,2009年,中国的4万亿元财政刺激计划得到达沃斯论坛与会者的高度赞扬;2010年,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人们谈论多的是中国、中国还是中国。  多位出席本次达沃斯论坛的中外经济界人士认为,化解世界经济危机、推动可持续增长,仅靠中国一枝独秀是不现实的,但离开中国是万万不能的。与会者丝毫不掩饰对中国的期待。施瓦布主持了开幕式,他利用的提问机会向温家宝总理发问,“中国能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国际社会?特别是帮助欧洲有关国家和美国迎接金融领域的挑战?”这应该是绝大多数与会者希望提出的问题。一位供职日本媒体的欧洲向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请教,中国的银行业在解决欧洲债务危机方面可以提供那些帮助?[1][2][3]下一页留意到,种种对中国的期待,归纳起来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国有无债务危机?能否力排质疑?今年8月底,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后,美国《周刊》发表评论称,中国的债务危机实际上比美国更为严重,对2008年以来中国采用大量货币刺激经济政策、尽管使经济继续保持了较高增长势头但也导致隐藏债务急速膨胀的担忧。  二是中国下一个增长前沿在那里?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研究院商学院教授布里斯直言,“不期待西方领导人带来任何惊喜,但我们或能从中国领导人那里得到惊喜,关注中国问题的观察人士将会分析一系列中国企业领导人的言论,以洞悉中国经济和未来规划。”  三是中国能否继续破除体制机制性的障碍?这既可保证外资在更大层面进入中国,同时也可以充分释放中国经济的活力。  中国经济增长的新“三驾马车”  在国内外经济正处复杂多变、各国政策面临抉择的关键时期,承载着众多期待的中国经济下一个增长前沿在那里?出席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中外专家分析指出,转型中的中国经济锁定了内需、创新和提高国民素质三个方面,此新“三驾马车”有望帮助中国在走出全球经济阴霾上发挥作用,并借以点燃世界经济复苏的希望之光。  “过去十年是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大调整、大变革的十年,是中国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我们全面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辉煌成就的十年。”温家宝总理在9月14日上午的讲话中作了这样的表述。  对于中国经济过去十年年均10.5%的增长速度,新奥尔良世界贸易中心首席执行官都米尼克诺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令人惊叹。过去十年来中国的各种经济数字使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中国能在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还能够反应迅速,并采取有效措施,这很令人钦佩。“中国只要采取合适的政策,经济还将长期增长。”他坚持这样的观点。  知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说,中国经济发展的传统模式亟待转变,投资与对外贸易的发展在过去的20年中,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随着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变化,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以及近期欧美债务危机的愈演愈烈,导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思考。  原美国花旗银行高级副主席威廉·罗茨认为,中国目前需要促进内需,改变以前过于依赖出口的模式。对于此,与会专家认为,中国“十二五”规划显示,坚持实施扩大内需,增强消费需求拉动力,已成为中国的战略选择,提高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和生活质量,加强经济社会发展薄弱环节,都孕育着巨大的国内需求。  一些中外人士还指出,观察一系列的信号,可以看到除了提振内需外,中国的层已决定把科技创新和提高国民素质,当成中国经济在下一步增长中的另两驾马车。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说,创新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至关重要。创新尤其需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这样才能留得住人才。而有了人才,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对创新和实现科技进步大有好处。前一页[1][2][3]下一页“近几年我们由于经济景气不佳,企业一味追求效率的提高,缩减创新投入,导致勇于创新的人才逐渐失去存活空间。”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教授夏野刚称,日本曾经在创新上走在前列,但因文化环境的变化,创新趋势正在下滑。他称,未来只有改善创新的文化环境,鼓励金融机构积极为创新企业提供支持,创新潮流才能再次复苏,希望中国避免重复日本的这个教训。  陆红军认为,中国经济的转型、企业的升级,其核心是人们整体素质的提高和价值理念的转变,唯有创新型人才的不断涌现,才会推动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这驾马车不可缺。为此,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加快从教育大国向教育强国、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迈进,这或许能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撑。  新领军者的新思维  “领军”、“创业”,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这四个字成了上镜频率较高的字眼。  据世界经济论坛企业事务中心会员部高级总监蒋睿杰介绍,今年达沃斯的特点就是新领军者。所谓新领军者,是指在商业模式、成长道路、行业领导力、市场占有率等方面具有明显成为世界经济领头羊潜力的成长型企业。  “这些机构,他们对社会非常地关注,包括2007年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的增长型公司,现在已经超过300个公司,其中包括中国的76家企业。这些公司不仅保持持续增长,而且对就业和新企业模式和技术方面作出了很多贡献,他们是本次会议的核心。”蒋睿杰认为,尤其是成长中的中国企业。  新领军者具备的基本特征中,重要的是创新。与会权威人士指出,历史已经表明,世界经济的发展依赖于创新,无论是蒸汽机时代,还是电子时代,直到络经济时代,技术的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都带来整个社会的深刻变革,也都极大地引领和推进着世界经济的发展。  作为“全球成长型公司创始会员”,第四次参加该年会的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董事长吴厚刚认为,新领军者的创新需要新思维,这种新思维的核心是质量增长,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关键有三要素。“一是要建立一个有的企业文化,二是企业要有一个与时俱进的、符合时代的愿景,三是企业要有一个优良的资本结构、一个现代的体制。”  他对表示,作为新领军企业应该是具有创新能力、具有良好成长性和良好“质量增长”表现的企业,并且它一定是一个能够很好承担社会的组织。  刘积仁,中国东软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其所带领的企业在数字医疗、软件开发等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并日益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称得上是中国新领军者的代表之一。他在本届论坛上不止一次地发言表示,创新是新领军者的必备思维,而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就自己所在的企业来说,颠覆性创新,就是要挖掘开发出新的市场空间,创造非常好的价值,为经济可持续性增长作出贡献。  “在世界经济越来越趋于区域化的形势下,一个国家或区域经济的崛起,和新领军企业的出现一样,对世界经济产生着巨大影响。”陆红军认为,这些更大意义上的新领军者不仅影响着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模式,还将改变世界经济格局,打破原有的“平衡”,从而形成新的世界经济分工,带来新的世界经济增长。因此,这个意义上的“新领军者”更加被世界所关注。(范春生)

前一页[1][2][3]

花斑癣
痤疮症状
重庆白癜风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