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问凡 第二十一章 夜谈

2020/01/16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问凡 第二十一章 夜谈是夜,乌云遮拢月光,唯有些许星光闪烁,却仍显得有些暗淡。瀑布下,水流冲击而下,哗哗作响,却显得十分清幽。

问凡 第二十一章 夜谈

是夜,乌云遮拢月光,唯有些许星光闪烁,却仍显得有些暗淡。

瀑布下,水流冲击而下,哗哗作响,却显得十分清幽。

湖边,山崖一侧被开凿出一个不大不xiǎo的山洞,里面,黄大叔,萧娜,林寒三人盘坐休息。

不远处,那被林寒叫做骨头的憨厚少年在外守夜。

少年坐在篝火旁,看向黑暗的四周,他的眼里隐隐带着惧怕。

他靠着火堆,这时候,也只有这火焰带来的温暖和光明,能给他带来些许安全感。

忽然间,一只手不知道从何伸出,一把搭在他的肩膀,吓得他汗毛倒立,差diǎn一下子蹦了起来。

“哈哈哈哈”

后面,看见谷莫这般模样,君俊不禁笑了起来。

“君凡,你差diǎn吓死我了。”听见君俊的身声音,谷莫也是松了口气,説道。

“谁叫你胆子这么xiǎo啊。”君俊笑道。

“谁説我胆xiǎo了,只不过是被你吓到而已。”闻言,谷莫却不承认,只是话説道后面,语气却变得怯怯的。

“对了,这么晚了,你刚才去了哪里?”谷莫问道。

“哝,你看。”闻言,君俊晃了晃手中的野鸡。

“这么晚,宵夜才是王道!”君俊绷着眉头,故作正色道,似乎他手中的不是一只野鸡,而是圣旨一般。惹来谷莫一阵笑骂。

“谷莫大哥,你为什么会到萧家当仆从。”篝火旁,君俊一边烤着野鸡,一边问道。

听见君俊叫他本名,谷莫心里也是涌现一丝暖意,似乎,会叫他名字的,也只有xiǎo姐,黄大叔两人了,而现在,又多了一个君凡。

君俊看见谷莫在那里发呆,也没多想。他唤谷莫做大哥,不只是因为谷莫的年龄比他大些而已。

更重要的,是因为在眼前这个憨厚少年面前,他感受到一种真诚。这种真诚,没有戒备,没有算计,没有敌意,更没有林寒身上的看不起人的倨傲。

哎,其实没有那么复杂,説白了就是我看你顺眼,和你相处很爽,就是这么简单。

“我爹死得早,从xiǎo是娘把我养大的。只是一年前,我娘她得了重病,在临死前,她叫我到萧家当一名仆从。”

“我娘説了我才知道,原来我爹他以前也是萧家的一名侍从,借着我爹留下的信物,我就来到萧家当了下人了,这也好过在这世道上无依无靠啊。”

谷莫娓娓道来,虽然这并不是令人多么高兴的事情,可他也没有太大的悲哀。只是提到他的母亲时,他的眼神里明显带着浓浓的思念。

“哦,原来是这样。”君俊暗叹。

“你叫我一个下人做大哥,不怕辱没了你的身份吗?”看见君俊在那里低头沉思,谷莫忍不住问道。

“辱没?身份?我只是个山村xiǎo子而已,有什么身份可以辱没的。”

“而且,你还好,起码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而我,却只是村长爷爷捡回来的而已”説到这里,君俊的脸上泛起了苦涩。

虽然他只有十二岁,可失忆都过了一年多了,他又怎么不懂这些呢。对自己身世的茫然,对梦中所起的不知,这些,都成了他心底的苦涩。

虽然他没有和谷莫説梦中的事情,可失忆的事,以及被村长带回村里的事却都告诉了谷莫。

听到这些,谷莫也是没有想到。

“我们算是同病相怜吗?”谷莫苦笑道。

“下人又怎样,山村xiǎo子又怎样,只要我们努力修炼,就可以成为人上人。”过了半晌,君俊忽然説道。

“嗯”闻言,谷莫重重地diǎn了diǎn头,眼里一片坚定。

“对,我一定可以找回自己的记忆的,而你,就以把你家xiǎo姐搞到手为目标,我们共同努力,携手美好未来!”

“唔!”很明显,君俊被谷莫捂住了嘴。

“你别説了,被xiǎo姐他们听见我就死定了。”

听着君俊説话,却没想到説到最后变成这样,谷莫有些好笑,又有些害怕,生怕帐篷中xiǎo姐几人听见。不禁捂住君俊的嘴巴,急忙説道。

“@#¥%……“君凡,你説什么?”谷莫问道。

“偶收,里发卡属。”被捂着嘴的君俊口齿不清的説道。

“哦哦哦,好,我放开手,你可不要再乱説啊。”谷莫説。

“差diǎn憋死我啦。”被放开的君俊明显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啊。”谷莫道歉。

接着,谷莫又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担忧的説道:“对了,今天你得罪了林寒少爷,恐怕他不会轻易放过你啊。”

“你真别説,要是林寒那贱人敢来惹我,我就打得他妈也不认识他。”君俊説道,却是直接将“贱人”的称号冠以林寒。

闻言,谷莫也没多説什么,看来也是不太喜欢林寒这个人,只是説道:“我知道你不怕林寒,可要是遇到林家的人,你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吧,似乎这次林家的人里,也有聚灵强者的存在。”

“聚灵强者啊。”君俊喃喃道。

要是我恢复那天的实力,聚灵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君俊暗道。

一想到现在自己只剩下可怜的九颗星窍,君俊就郁闷了。你没看错,就是九颗。其实,那天从昏迷中醒来后,君俊就发现自己无法开启星窍,转眼又成为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若不是圣祭当天发生的事情,恐怕他连一颗星窍也开启不了。

而现在,九颗星窍,就是君俊的极限了,这让他超级不爽。

“不过,修炼了引灵诀,我现在的实力……”可一想起引灵诀,君俊又有些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到了哪里。毕竟,寻常星窍期武者,哪有修习了功法的存在。不谈别的,就是自己体内灵气的存在,恐怕都能惊爆一群星窍武者的眼球了。

“哎”想着这些,君俊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听见君俊在叹气,谷莫以为他在担忧得罪林寒的事情,不由説道:“虽然话是这么説,可林寒应该没那么好运,那么快找回自己家族的人的。而且,即使打不过,你还可以跑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男子汉大丈夫,咱们能屈能伸。”

看着一直説个不停的谷莫,君俊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谷莫也有这般啰嗦的样子,不过随即,心里也是泛起感动。diǎn了diǎn头,説道:“嗯,我懂。”

“你们两个xiǎo子,怎么有好吃的也不叫我啊。”两人聊得正欢,忽然间,耳里传来了黄大叔的声音。

“黄大叔,你怎么出来了。”两人问道。

“被你们这些美味勾引出来呗。”黄大叔开起了玩笑。

两人皆是有些愕然,没想到看上去古板的黄大叔竟然会开玩笑,这真的是开玩笑了。

“不好笑吗?”看着嘴角有些抽搐的两人,黄大叔不禁问道。

石化中,两人摇了摇头。

鹤岗市新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东省中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知名癫痫病医院
南通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珠海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