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同题雪珍惜小说征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一】恋爱来得突然  沈煦妍和陆辰认识在大学第二年元旦前的一个星期,在文科专业教学楼下,在刚刚经过一场大雪装饰后的校园里。  沈煦妍刚下课,

【一】恋爱来得突然  沈煦妍和陆辰认识在大学第二年元旦前的一个星期,在文科专业教学楼下,在刚刚经过一场大雪装饰后的校园里。  沈煦妍刚下课,从教学楼里出来后被冷风一吹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她抱紧了怀里的书就向通往宿舍的那条路冲去。  这时,一个清朗的男声在后面喊:“沈煦妍,等一下。”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沈煦妍的脚在铺着雪的地面上滑了一下,急忙止步。她舒了口气回头一看,却发现在鱼贯而出的人群里根本看不出是哪个叫的。而且,兴许是因为那一声喊,好多同学都向她看过来。  略显尴尬的沈煦妍转过头正要继续走,却有一个男生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胳膊,语气微微不悦地说道:“不是叫你等一下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沈煦妍扭头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会,才不好意思地说:“同学,我们认识吗?”  男生帅气干净地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我叫陆辰,陆地的陆,星辰的辰,现在我们认识了。”  沈煦妍愣了一下才挤出一丝笑意,道:“你找我有事吗?”出于敏锐的直觉,她觉得这个同学并不是搭讪,而是……有事相求?  陆辰看了看缩着脖子的沈煦妍,道:“你要回宿舍是吗?我送你吧,边走边说。”  沈煦妍盯着对方帅气干净的脸考虑了一下,便同意了这个提议。  因为刚下过一场大雪,校园里一片白茫茫的,林荫道上盖了一层雪,只是已经被踩得不那么洁白。  道路两边的树上厚厚裹了一层素雅的白,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远远看着像冰雕玉砌一样。  “理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二年级,现任科技学术促进社副社长。”陆辰简单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说,“社里准备办元旦晚会,但是缺一个策划,我想邀请你来担任,你会拒绝我吗?”  沈煦妍脚下一顿,惊讶地看着他:“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做过策划之类的事啊?”  陆辰也停了下来,说:“你不知道吧,你在文科生里面很有名的,我看过你在学校杂志出版的文章,也看过你编剧的舞台剧,你很有才华,所以我个就想到了你。”  沈煦妍皱着眉,有些为难地说:“可是策划我怕是不能胜任。”  陆辰道:“听说你们文学社今年的迎新晚会你有参与策划,而且很成功,为什么不考虑接受我的邀请呢?”  “那只是参与策划,与独立策划区别很大的。”沈煦妍解释道。  陆辰目光沉沉地看了我一会儿,说:“你可以尝试一下,就当是一次挑战,而且只要你需要,我们社每个人都会协助你。”  沈煦妍被他说得有些心动,犹豫地回道:“我考虑一下吧。”  陆辰笑了,笑得脸上像被阳光照着一样灿烂。他说:“好,明天中午给我答复,策划和实施都需要时间,我们只有一个星期了。”  沈煦妍只好回答:“好。”想问他明天在哪儿见,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心里竟然隐隐期待明天他会制造怎样的再见。  第二天,中午下课后大家都边收拾课本边讨论等下吃什么,沈煦妍边想着他会在哪儿等自己边收拾课本。  这个时候,有个同桌的同学在教室门口冲着沈煦妍这边喊了一声:“沈煦妍,有人找你。”  沈煦妍听到后脑子一紧,大约猜到了找自己的人是谁。她低着头默默收拾好桌子,然后不好意思地越过纷纷向她侧目的同学走出教室。  沈煦妍猜得没错,那个站在教室外个窗户边等她的人,正是陆辰。  陆辰丝毫不在意同学们暧昧的目光,面带微笑地看着沈煦妍走到他面前,然后说道:“一起去吃饭,我请你。”  沈煦妍硬着头皮点头,跟着他远离了教室才小声说:“下次不要大庭广众的喊我好不好?也不要让别人喊,好尴尬的。”  陆辰听了只是淡淡地说:“怕被人误会吗?”  沈煦妍偷偷看了他一眼,回答:“是啊,你不知道你很帅吗?”  陆辰转头看着她轻轻笑了笑,道:“我知道。”  沈煦妍很无奈地闭上了嘴。  食堂里人潮拥挤,陆辰排队买了两份咖喱饭配蔬菜汤,沈煦妍很悠闲地看着他一脸辛苦地端着餐盘过来。  等他把餐盘摆在沈煦妍面前并在她对面坐下后,她才撇撇嘴说:“陆辰同学,你这样让我很难拒绝。”  陆辰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道:“你是指策划的事还是这顿饭?”  沈煦妍拿着勺子尝了一口蔬菜汤,点点头道:“拒绝这顿饭,可能会造成你觉得我是在间接地拒绝策划邀请,接受这顿饭,秉着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我就不好意思拒绝策划邀请。”  陆辰也点点头,道:“所以你就是答应了?”  沈煦妍忍不住笑道:“你倒是会挑重点。”  陆辰也笑笑,回道:“我还不笨。”  ……  一个星期后,元旦晚会如期举行。  沈煦妍紧张地站在后台,掀着幕布看着大家在舞台上按部就班的表演,心里不得不赞叹他们社都是人才。原本她还以为这次策划在实施环节会很麻烦,很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但是他们让她看到了这个社团的实力,无论是技术实施还是人力配合,都几近完美,而昨天的排练让她大开眼界。  也是通过这次活动,接触到陆辰的同学圈,沈煦妍才知道,原来他那么。  虽然排练很成功,但是今天正式的晚会依旧很紧张,沈煦妍几乎做好了随时应对意外的准备。而陆辰一直站在她旁边,时不时跟她说话想缓解一下她紧绷的神经,但是都没有奏效。  直到主持人谢幕时,沈煦妍才彻底松了口气。  这次晚会很成功,所有参与表演的社员都在舞台上谢幕,看得出来他们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沈煦妍有些兴奋地对陆辰说:“真不敢相信竟然这么成功,你们社的人很棒。”  一米八三的陆辰站在沈煦妍身边差不多要比她高出一头,听到她的话便低头看她,然后极其随意地举起手摸了摸她的头顶道:“我一直都相信你会成功。”  沈煦妍被他这样亲密的动作弄得一愣,然后牵强地笑道:“还是你们配合得好。”  陆辰面色平静地放下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说:“等一下要开庆功宴,期间除了我打给你的饮料,不要喝别人给的。”  “为什么?”他的话让沈煦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陆辰笑了笑,道:“你要是不想宿醉就听我的。”  沈煦妍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明白学生私下喝酒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拿兑了酒的饮料开庆功宴又算得了什么。她对酒真的不太喜欢,所以也只好听他的了。  庆功宴规模不大,但是很热闹,所有人都很开心,拿着饮料一次次地碰,等到结束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天空飘着鹅毛般的雪花,校园里只有剩下一些路灯还亮着,而且那些路灯的间隔较远,因此看过去路上一片明一片暗的。  社里的人纷纷结伴奔向宿舍,沈煦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走出教学楼,深吸了口气也准备向宿舍冲刺,却在拔腿的一瞬间被人拉了一把……地上积得雪下还有一层薄冰,幸好沈煦妍是准备拔腿而不是已经拔腿,不然这一拉之下肯定要滑倒。她不禁有些恼怒地回头看是谁拉的自己,一回头却看到撑伞站在后面的陆辰,他正皱眉看着她,那表情看的她立时泄了气。  “你该不会是想冒着雪跑回宿舍吧?”陆辰脸色不好地看着她说。  沈煦妍本来想承认,但是看着他的脸色却一口否认,并咬字清晰地告诉他:“不是,我是要冒着雪走回宿舍。”  陆辰瞪了她一眼,严肃地道:“不要把你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用在跟我狡辩上。”  沈煦妍噎了一下,佯装恼怒地推开他的手:“不要突然拉我,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被你拉得滑倒?”  陆辰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她脚下,淡淡道:“没关系,我不会让你摔倒的。”  他的话让沈煦妍半晌没吭声,因为这句话说得太有深意了,她觉得自己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陆辰也没有再多说,只是把她拉到伞下,说道:“雪大天黑,你又没带伞,真让不省心。我送你回去吧。”  沈煦妍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而陆辰也不管她的意愿,就拉着她一起向女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沈煦妍一路忐忑,期间一句话也不敢说。因为作为一个心思细腻的女生,如果她一点都察觉到陆辰的意思,那不是在骗人就是在骗自己。可是,如果一切都如猜想般发生了,她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应对才好。因为她不像其他人一样那么看得开,心里着实有太多的顾虑。而陆辰也一路都没有说话,直至把她送到宿舍楼下……沈煦妍小心地说:“我进去了,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儿。”  陆辰轻轻地“嗯”了一声,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只好先向抬腿向宿舍楼走去。  沈煦妍一离开伞的庇护,冰凉的雪花立刻钻进了领子里,冻得她打了个哆嗦。宿舍楼下装着门,零点以后就会上锁。不过她看到宿管室的灯还亮着不由庆幸,要不今晚恐怕就进不去了。她有些雀跃地看着那盏灯,脚下加快了速度,然而在距那盏灯不到五步的时候,她却停住了……因为陆辰再次声音清朗地,喊了她的名字。  沈煦妍看着宿管阿姨隔着窗户玻璃投过来的目光,顿时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她转身快步走到陆辰面前,气急败坏地把他拉远一些,压着声音道:“不是说了不让你喊我吗,你怎么又喊,生怕别人听不见啊?”  陆辰嘴角噙着一抹笑低头看着她,不动声色地把伞移到她头顶挡住密密麻麻的雪花。等她说完后,才理所当然地说道:“现在又不是大庭广众。”  他那模样看得沈煦妍气急,低声喝道:“本来不是,可你这一喊就是了。”  陆辰抿嘴看了她许久。才道:“你是怕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吗?”  沈煦妍火气一滞,然后呈直线下降,吞吞吐吐地说:“这个主要是……现在太晚了,然后……影响不好,别人会误会的。”  陆辰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道:“误会什么?”  沈煦妍瞪着他冷静了一下,才开口道:“没什么,你叫我干嘛?”本来是想缓解气愤的一句话,说出来才发觉不妥,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凝重,她也越发忐忑。  “沈煦妍。”陆辰看着她,声音低低地再次连名带姓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在她屏息使劲儿驱动呈休眠状态的大脑想对策时,他平静而认真地说:“做我女朋友吧。”  沈煦妍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但是这一分钟她却想了很多。  虽然从认识到现在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不可否认,她确实有些喜欢上了他。忘了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百分之九十的喜欢是喜欢,百分之十的喜欢还是喜欢,不会因为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就变成不喜欢或者消失不见。  沈煦妍觉得很有道理,人们往往无法忽视那些还不够多的喜欢,拿不起、放不下、犹犹豫豫,在这种心情中,那份喜欢就慢慢地悄然增加。更有甚者将之延伸成爱情,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就产生了。心里初的那份喜欢叫做悸动,悸动一旦产生,大多数人都不会坐视不管。因为人是感情动物,年轻时的人更不愿意自己在感情上留下遗憾。  所以,她做出了决定。  “好啊。”  陆辰听到她的回答后竟然愣了几秒钟,然后皱眉道:“煦妍,我是认真的。”  沈煦妍笑着点头道:“我也是。”  得到她肯定的回答,陆辰这才眉开眼笑,用没有打伞的那只手将她拉进怀里抱着,低低地在她耳边说道:“你从来没表示对我有意思,我还以为会被拒绝。”  原本,沈煦妍是不想这么快就和他有拉拉扯扯之类的亲密动作的,但是听到他的话后她想:或许他是想确定一下我的心意。  而且……他的怀抱很温暖,瞬间驱散了她身上的寒意。所以,她没有推开他。  “其实,我原本是不打算在大学谈男朋友的,刚才一路走来都在想如果你说了,我要怎么拒绝你才好。”沈煦妍想了想才说。  陆辰胳膊松了松,低头看着她声音沉沉地问:“那你又为什么答应了?”  沈煦妍眨了眨眼,拨着他只半边肩膀上有的积雪,偷笑道:“也许是因为这场雪吧。”  陆辰把她在他肩头拨雪的手握在手里暖着,含笑道:“那我得谢谢这场雪。”  沈煦妍摇头道:“你应该谢的是你自己。”  陆辰轻轻地笑着说:“你替我谢好不好?”  沈煦妍撇撇嘴,抽回手退了一步,道:“还是你自己对着镜子说谢谢吧,我要回去休息了。”说完转身就走,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笑意,连落了一头的雪都不在意。  “那你早点休息,明天见。”陆辰在她身后道。  “明天见。”背对着他举起手挥了挥,沈煦妍看着一直趴在窗户后面窥探的宿管阿姨,虽然宿管阿姨已经起身出来给她开门,但她还是不免头皮一阵发麻。  完蛋了,都被看到了,一顿教育是少不了了,惨啊……    【二】相思成疾  大学四年的时光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往往是在经历中觉得漫长,在即将结束时才猛然发觉,原来时间过得如此快。  四年的时光回想起来,竟如四个月一般去得匆忙,尤其是和陆辰确立情侣关系后,沈煦妍觉得时间似乎过得更快,一不留神就溜走了大半。  大学毕业的那年夏天,沈煦妍觉得她比其他同学都要幸运,因为她和他是一个城市的。 共 2197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康复保健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