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觅仙 百七十六章 千符图的秘密(上)

2019/12/05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觅仙 百七十六章 千符图的秘密(上)风长老从袖中取出一副画卷,交给李慕然,说道:“这《千符图》乃是当年为师和子虚道人在中土大国修仙

觅仙 百七十六章 千符图的秘密(上)

风长老从袖中取出一副画卷,交给李慕然,说道:“这《千符图》乃是当年为师和子虚道人在中土大国修仙界游历时,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宝物。据说此图一共有好几幅,但都是一模一样。当年我等得到两幅,于是便各得一幅

“我等拿到千符图后

,钻研了好一阵子,但也只认出了数百个符文,还有大量的符文都认不出来。估计都是早已经失传的上古符文。”

“当初我等对这千符图还是很有兴趣,日夜不停的钻研。不过为师现在也已经许久没有钻研此图了,不如就把它交给你吧”

“这千符图虽然号称有一千个符文,但真正有多少个,谁也不知道;你若是找不出多符文,也就不要浪太多时间在这上面,以耽误修行。”风长老将画卷交给李慕然后又叮嘱了一句。

“多谢师父”李慕然高兴的接过画卷。

根据宗门的规矩,李慕然等完成这次师门任务后,一般情况下,短时间内不会再被安排执行其他任务,而是会尽量将任务安排给其他修士。这样一来,每个修士都需要执行任务,但同时也有一定休整的时间。

所以李慕然回到洞府,便开始着手安排接下来的修行。

他将小白唤出,然后取出了千幻仙子留给他的那只小鼎法器。

李慕然并起双指,在小鼎上一点,后者立刻飘到半空中,并滴溜溜的旋转起来,同时也身形狂涨、化作丈许大小。

“开”李慕然又打入一道法诀,小鼎的鼎盖应声而起,随即,便有一团黄色火光从小鼎中飞出,化作尺许大小,飘在半空中。

黄色火团从小鼎中飞出后,立刻自行东飘西荡,想要找到出口飞离,但这间静室早已经被李慕然布下各种禁制,黄色火团根本路可逃。

“不愧是天地奇宝,仅仅是其中一丝精粹之火,竟然就有了些许灵性”李慕然暗赞一声。这黄色火团大有来历,它正是千幻仙子从沙族禁地遗宝中得到的那神秘黄色火光中抽出的一丝精粹之火,虽然只是一丝,其蕴含的威能,也让李慕然难以想象。

“沙族四长老打算用此火培育圣虫;千幻仙子也说此火神通极强、其中一种效用就是可以⊥灵兽奇虫变异进阶;小白已经是罕见的先天怒意之光,如果再能吸收此火,说不定能进一步”

“不过,此火十分难得,如果交给小白炼化,以后我就少了一种突破瓶颈的手段”

李慕然反复斟酌,终决定还是将这神秘的一丝精粹之火,交给小白。

因为他自己尚未面临功法瓶颈的压力,而小白却困在二级顶峰修为好一阵了,以小白的潜力,如果它能修为大增,将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他与小白这些年经历过好几次生死与共,这种经历,让小白在他眼中,不仅仅是一只灵兽,是漫漫修仙路上的伙伴。

“小白,这团火焰,你怕不怕?”李慕然微微一笑,向小白说道。

小白似乎听懂了李慕然的意思,它一眼不眨的盯着那黄色火团,不断的绕着圈子,一副又想冲上前去,又有些不敢靠近的模样。

不过,它后还是低吼一声,跃到半空中并张口一吸,将火团吞入了腹中

随后,小白便身毛发倒竖,双目通红似血,在静室中不断的来回跳跃,仿佛进入了癫狂的暴怒状态。

李慕然也不以为意,他很清楚,小白是先天怒意之光,在修炼的各种紧要关头,往往会陷入狂怒的状态,而这个状态下,小白的神通潜力等都会有极大的提高,所以他并不担心。

“小白虽然潜力不凡,但毕竟是低阶灵兽,这一丝精纯之火,恐怕它要好一阵子才能吸收并平静下来”李慕然心中暗道,他将小白引入那间宽阔的育兽房后,又观察了几个时辰,确定小白并大碍后,就放下心来。

“希望此火真有传闻中的那么神奇”

李慕然心中暗道一声,然后回到自己打坐修行的静室中。

稍作休息后,李慕然便取出了那幅《千符图》。

“一千个符文,真有那么多么?”李慕然将画卷打开,贴在静室的一面墙壁上。

“师父说的没错,这副千符图和子虚道人的那幅,一模一样论如何,先找找看吧,就当顺便熟悉一下各种符文”李慕然好奇的想到。

然后,他取出一只琉璃玉笔,每认出一个符文,他都用玉笔在符文上轻轻一点,留下一道淡淡的灵光。

毕竟是已经看过此图,而且也和道符门等修士一起找过其中的符文,所以初的三百多个符文,李慕然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一一执笔点去,片刻间,画卷上已经布满了各种淡淡的灵光,放眼望去,犹如夜空中的满天繁星。

上次已经认出的三百多个符文找出来后,李慕然认出符文的速度明显慢了少许,但还是有一个又一个的符文被他认出,并点上了灵光。

这样又认出了数十个符文后,李慕然的认符过程也开始变得十分吃力,几乎每找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符文,他都要闭目冥想片刻,从千幻仙子留下的复杂符文信息中,去寻找类似形状的符文。

仗着神游期以上修仙者几乎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李慕然将千符图中的符文与神念中的符文信息一一比较,终于又先后找出了百余个符文,而且几乎都是比较偏僻的上古符文。

不过,李慕然也钻研了这千符图足足有一日一夜的时间。

这个功夫也不是浪时间,起码,千幻仙子留下的大量符文信息,他都借此机会熟悉了不少,只是尚未来得及一一仔细钻研。

“第六百个竟然是闻所未闻的鬼灵斗文,若不是千幻仙子留下的信息中记载有这种符文,我肯定不认得”第二日,李慕然在某处树木上轻轻点下一道灵光,然后强行将目光从千符图上移开,休息片刻。

不多久后,他将目光再转移到千符图上时,却发现,几乎图上所有的地方都被点上了灵光。

“才六百个”李慕然眉头一皱,“这与一千个符文还相差甚远我已经找的很仔细了,而且又有千幻仙子留下的上古符文信息相助,才找到这么多,恐怕这千符图也只是个说法,根本没有一千个符文那么夸张”

“或者,就是制作千符图的是个不世出的高人,他懂得的符文,比千幻仙子留下的信息还多,所以我根本找不。”李慕然喃喃说道。

不过他仔细一想,又觉得第二种可能不太大,毕竟千幻仙子修为深不可测,而她留下的符文信息中,是足足记载了数千种符文,而且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失传,制作千符图的高人,多半也远远不及。

“如果不是我掌握的符文信息不,那么就是我尚未找到那高人将剩下四百个符文隐藏在画卷中的方法”

“可是,这画中的线条,几乎已经部仔细看过,能找到的符文基本都找到了,就算有遗漏,也只是漏掉几个罢了,怎么可能漏掉四百个符文那么多

李慕然又看了看千符图,忽然心中一动,喃喃说道:“咦,对了,这画卷上除了勾勒景物的各种线条外,还有大片大片的留白区域,这里看似没有作画,但未必不是另有玄机”

因为,符文中有一种制作手段,叫做隐纹。隐纹就是暗藏符篥之中,却不显现出来。正如这画卷中的空白区域,看似画,却大有可能暗藏玄机。

换做是子虚老道和风长老等其他修士,未必会这么深究下去,因为他们对上古符文所知实在有限,以为自己只是看不出多的符文而已。而李慕然却对千幻仙子留下的数千符文信息极有信心,他相信,不是自己看不出,而是剩下的符文,用其他方式隐藏在画卷中而已。

“如果用隐砂绘制符文,那么符文便不会呈现出来。如果那高人用隐砂作画,那画出的便是一片空白。但是,只要能找出那高人是用何种隐砂暗中留下符文,就可以找到针对性的方法,让隐砂也现形而出。”

李慕然凑近画卷,在那些空白处轻轻的摸过,又仔细的闻了闻,甚至偶尔还粘上一些水滴,抹在空白处。

这么一番看似奇怪的举动后,李慕然对自己的猜测,又多了几分把握。

随即,他便逐一的尝试,一会用灵泉水打湿一小片空白处,一会又拿出一些粉末抹在画卷空白处,如此尝试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他抹上一种淡蓝色的、充满草木芬芳气息的灵液在画卷空白处时,果然显现出一些浅浅的条纹。

李慕然大喜:“哈,原来是木属性的隐砂嗯,这图中高山流水,道馆建筑,都掩映在草木之中,明显就是在暗示这一点,我早该想到”

深圳牙齿不齐的矫正方法
上海九龙男子医院专家
包头治疗男科医院
贵州癫痫科哪个专业
上海哪家医院看癫痫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