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跳跃性语言的魅力

2019/12/05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诗歌的语言是追求跳跃性的,正因为有这种跳跃性,所以才给读者留下了思维空白,从而增强了诗歌能让欣赏者含英咀华,齿颊留香的魅力。说到跳跃,我

诗歌的语言是追求跳跃性的,正因为有这种跳跃性,所以才给读者留下了思维空白,从而增强了诗歌能让欣赏者含英咀华,齿颊留香的魅力。

说到跳跃,我们熟悉的莫过于诗歌语言的时空跳跃,其实那些杰出的诗人往往有更丰富的语言跳跃手法。我们不妨看看陕北女诗人刘艳琴的散曲《中吕·朝天子·酒》:

一杯,两杯,喝到昏昏醉。任它鲛帕与罗衣,难拭心头泪。杏眼羞睁,蛾眉慵绘。韶光展眼飞。举杯,碰杯,杯尽柔肠碎。

作者先用一个情景跳跃式,前一句情景还是“饮酒”,后一个情景却是“拭泪”。饮酒,是放任的,没有节制的,“一杯,两杯”这样的数字递增性语言,更给我们喝酒频率快的感觉,让我们猜测到情感动力型饮酒必定是情感作祟,同时蕴含着一种情感强度。果然像许多因情绪激荡而饮酒出现的结果——“昏昏醉”。下一句拭泪的情景,显然是酒醒后了,但想让酒来排遣悲伤,看来还是无济于事。拭泪,作者并列“鲛帕”与“罗衣”,也意味深长,具有明显的“唤起想象”功能,让我们想象到那女子,泪水涟涟,揩泪湿透了鲛帕,又用罗衣;或者就是思绪纷乱,或鲛帕拭泪,或罗衣拭泪,但同样蕴含着一种情感强度。本身这句还采用了“逻辑跳跃”式的方法,鲛帕和罗衣只可拭眼中泪,但作者一跃和“心头泪”联系在一起了,这和张先的““云破月来花弄影”,林美慧的“寂寞别敲我的窗”,郭叙峰的“被寂静煮熟的思念”等,是相同的跳跃,把没有逻辑关系的事物一跃而连接起来,这种表层的荒唐,却更形象的表达了自己的情感,有人把这种表现手法称为“佯谬语言”, 杨匡汉说:“:“诗人在表达真理和真情时,则往往求助于佯谬语言——表面上似乎荒谬与诡谲,实际上从审美心理模型的角度看,是更见流动、更合理的语言。”

接着作者采用了情感跳跃式语言,前面还是“悲“,下来却写道” 杏眼羞睁,蛾眉慵绘“,这分明道来的是”羞“,和”慵”中蕴含的“悔”或“思”,这不免让我们又产生了几个悬念,这多叠式悬念,让我们急于从后面的文字中找到解决悬念的内容——悬念钥匙。跳跃,本来会形成语言表层的不连贯,而要我们读者在深味中使它连贯起来,不连贯会形成空白,深味会让我们感受到一种艺术魅力,因为我们总是把能延长我们品味时间,又有一定品味难度的作品大加赞赏。什克洛夫斯基(俄国形式主义理论家)说:“艺术的手法是将事物‘奇异化’的手法,是把形式艰深化,从而增加感受的难度和时间的手法,因为在艺术中感受过程本身就是目的,应该使之延长。”

下来是对象跳跃式语言,上面还说因某事而产生的情感和慵懒,下面却一跃转换到对“韶光”的感受。这一句是前面悬念的钥匙吗?倘若是,也是一个富有朦胧美的悬念钥匙。我忽然想到黄蓓佳在《建筑的梦幻》一文中说:“悉尼歌剧院作为一座现代建筑,像一部世界畅销小说一样获得了极为丰富的隐喻反响,它的八只堆叠起来的壳体给你提供了无穷的想象余地,你可以想象成花朵的成长开放,可以想象成白帆悠悠近岸,更可以想象成浮出海面的神话中的贝壳,但是你无论如何说不出它表明了一种什么意义。”是啊,如果这是悬念钥匙,我们会对前面的悬念产生多样的解读,如“她”的悲,是因没有抓住“韶光“而充分享受爱情的芬芳而悲,那羞自然是看到生活中双栖双飞的鸳鸯享受春光而羞愧自己却失去了,那慵懒自然是沮丧或后悔而伤了元气的慵懒,是无心旁顾的慵懒了。如果是指没好好开创大业而让韶光悄悄飞逝呢?或者是说没好好学习而让韶光悄悄飞逝呢?那么都会使我们对全诗有新的解读。有想象度的诗真好!劳.坡林在《怎样欣赏英美诗歌》中说“诗是一种多度的语言。我们用以传达信息的普通语言是一度的语言。这种语言只诉诸听者的理智,这一度是理解度。诗歌作为传达经验的语言来说,至少有四度.....诗不只涉及人的理解,还涉及他的感官、感情与想象。诗在理解度之外,还有感官度、感情度、想象度。”

作者采用回归跳跃式语言,从写对时间的感知中,又一跃回归到“酒“上了。有人说这不是首尾呼应吗?但这个结尾,读者要注意到属于”凤头、猪肚、豹尾“中的”豹尾“,干净利落而又韵味绵绵。既扩展了意境,又深化了主题。开头写喝酒更像是独自一人在喝闷酒,而结尾却显然让我们想象到了是和另外一个人在共饮。那共饮能解愁破悲吗?显然不能。你看,”一杯,两杯“与”举杯,碰杯“只是微小的变化,意与境就不同了。这正是大手笔的表现。其实许多艺术都有这种情形,如孙徐春 在《角色的背后》一文中,谈他在《逃犯》中扮演苏明三次下跪的处理:”次表现他恳求妻子的原谅,我用了缓慢的单跪腿;第二次是苏明说出‘我是越狱逃出来的’,在‘逃’字上我用了很快的直通通的双跪腿;第三次跪是全剧的高潮,由于教导员的真诚相待、挽救,苏明的内心萌生新芽,追悔、痛苦和决心痛改前非的心情全在这简单的一跪中表现出来。这一跪是发自内心的呐喊,因此是双腿身不由己,在剧烈的颤抖后,‘扑通’一下直挺挺跪在舞台中心,似一记重锤敲击着观众的心。“同时,还应当注意这一次喝酒喝到”柔肠碎“,意味深长,让我们想到人生中许多事过后如果后悔了,也就没有再挽救的机会了,也只能是一次次”柔肠碎“了。那么这就具有一种警示意味——面对人生的各种机遇,不可糊里糊涂的丧失啊!

这首散曲,还有个有趣的艺术处理,从用词上来看,“鲛帕“、”罗衣“、”杏眼“蛾眉”和“柔肠”,既属于女性感的词汇,也是富有历史感的词汇,因此我们阅读中似乎穿越到古代,但从内容来看又分明是在写一个现代女性,这也是诗人的一种“跳跃”性的手法吧?这是写”一个“,却蕴含有”许多“人的感受,能唤起”许多“人的共鸣,这或许又是诗人的一种”跳跃“?

2014.06.20写于陕北榆林(文化散文)

共 22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从原作中的诗歌的跳跃性方面,对曲的结构特点、音乐感的优美方面进行了剖析,指出了语言的跳跃性,对曲作的音乐美感的重要作用。极具专业的解读,给人以欣赏音乐美、词曲以积极的指导性。推荐读者朋友阅读。【编辑:桐疏枝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2121】

1 楼 文友: 2014-06-20 19: 5:26 欣赏富有艺术效能的赏析佳作。问候朋友,遥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4-06- 0 20:41:51 词曲贵在遣词的精炼,是多象意会的浓缩,作者的赏析便是一种稀释,晕开的散曲的境意。

河南省胸科医院怎么样
宁晋县医院怎么样
西宁治疗癫痫病方法
南京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苏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