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魔装 第六四二章 师王川

2020/01/17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魔装 第六四二章 师王川苏唐沉吟片刻,接着再次给自己倒上一杯龙脑浆,慢慢饮下,在品尝着酒香的同时,他心中感到有些好笑,缺药材么?在邪君

魔装 第六四二章 师王川

苏唐沉吟片刻,接着再次给自己倒上一杯龙脑浆,慢慢饮下,在品尝着酒香的同时,他心中感到有些好笑,缺药材么?在邪君台秘境中,漫山遍野都是药材,龙脑浆是用化地龙的精华酿制的?他能随便找出高数米、长数十米的化地龙,那能酿出多少酒……如果把化地龙拿出来,估计眼前的女孩子能当场晕厥过去。

苏唐更重视的,是空家的酒可以随意饮服,刚才那女孩子亲口说,只要能买得起、只要酒量足够好,愿意喝多少就可以喝多少。

看来只有丹药是不够的,空家的酒能发挥出极大的效果

苏唐动起了挖墙脚的念头,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他不想表现得太着急,可能会把人吓坏的。

这时,在一边沉默了好久的空七水到底忍不住了,低声叫道:“大人……

“爹,如果您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那女孩子截道:“大人是不会怪罪您的。”

看起来那女孩说话很有分量,空七水的神色阴晴不定变幻了片刻,轻叹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大人,我爹爹年纪大了,有些愚钝、固执,大人您不要一般见识。”那女孩子陪笑道。

“他是从绿海里走出来的,我不怪他。”苏唐淡淡说道:“看得出来,他有很多话想说,但,你让我感到很奇怪,作为绿海的修行者,你就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么?”

“我们这个醉圣楼只能勉强经营,没有多少药材,现在最好的酒是鹿胎酒了,我想知道,但我买不起啊。”那女孩低眉顺眼的说道。

“真的是因为买不起?”苏唐道。

“我又不是在绿海出生的,从小承受的是天光地泽,和绿海没什么关系,也不太感兴趣。”那女孩回道。

苏唐沉默片刻,又转移了话题:“你刚才说,占据摩云岭秘境的令祖,大难临头了?有圣境级的大修行者赶到了摩云岭?”

“嗯。”那女孩点了点头:“大人,您赶到这北苑镇,也是为了摩云岭的事情吧?呵呵呵……在我看来,您的希望不大,还是谨慎一些好。”

“哦?是哪里的大修行者赶来了?是蓬山还是绿海?”苏唐问道。

“大人,您是魔神坛的修行者?”那女孩问道。

“我……算是吧。”苏唐奇道:“你怎么知道?”

“大人刚才自己承认的啊,您问他们是蓬山的还是绿海的,唯独没提大光明湖,那您肯定是从大光明湖走出来的了。”

“你倒是机灵。”苏唐笑了笑:“他们到底是什么地方的?”

“他们不是三大天门的修行者。”那女孩道:“一个叫高默默,是白骨观的观主,高默默原本是个散修,不知有什么机遇,进境一日千里,最后甚至勘破了圣境,他的灵诀很特殊,灵脉全力运转时,身体会变得有些透明,甚至能看到一根根骨头,所以他所修行的地方被称为白骨观。”

“还有一个人,叫钟意达,是高默默的朋友。”那女孩又道:“没人知道钟意达的来历,上个月,我还特意拜托空家的使者,让他去别的醉圣楼问一问那个钟意达的事情,可是,没有人知道,好像……他就在突然之间出现了一样、无父无母、没有宗门,只有孤家寡人。”

“不过,他肯定是圣境级大修行者,因为高默默对他的态度很客气。”那女孩道:“他们两个在上个月月底赶到了摩云岭,就等下一次帝流浆再现了。

“他们现在还在摩云岭么?”苏唐道:“有没有地图?”

“现在不在了。”那女孩摇头道:“他们去了师王川。”

“嗯?你不是说他们在等帝流浆再现么?”苏唐问道。

“距离月中还有十天,他们不急的。”那女孩道:“何况师王川也有大事发生,他们当然要去凑热闹。”

“师王川发生了什么事?”苏唐道。

“大人,师王川的事情和摩云岭就无关了。”那女孩再次露出狡黠的笑意:“如果您想知道的话,就要再买一壶酒了。”

“好,你要卖我什么酒?”苏唐答应得很痛快。

“您要买什么酒,还得您自己拿主意,不过我这里有几种价钱。”那女孩道:“有一语解惑,有徐徐道来,还有知无不言和言无不尽。”

“你这丫头倒是有意思。”苏唐无奈的说道。

“大人,我的价钱跟公道的。”那女孩道:“师王川的消息么……有些复杂,一语解惑,我会用几句话大概告诉您发生了什么,一壶浊音吧,算您三万金票;如果您想知道的多一些,那就选徐徐道来,六颗化境丹,一壶千里红,我会用百息的时间告诉您那些事情,但您不能发问,我也不会回答;如果您想明白前因后果……那就一壶鹿胎吧,算您两颗神髓丹。”

“言无不尽又是什么?”苏唐道。

“言无不尽是我把我所知道全都告诉您,这个就贵了,得十壶鹿胎酒。”那女孩道。

“丫头,是不是看我好说话?”苏唐皱眉道:“刚才问你摩云岭的事情,你可没有这么多讲究。”

“摩云岭的事情是师王川不一样。”那女孩道:“在摩云岭发生过什么,很多人都知道,就算您不问我,去向别人打听,如果运气好的话,一样能知道个大概,师王川的前因后果……如果我不说,您去别的醉圣楼,都未必能探听出里面的内幕。”

苏唐沉吟了一会,因为已经产生了挖墙脚的念头,他不会表现的太过较真的,二十颗神髓丹的代价虽然很大,可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

“好吧,我就选你的言无不尽。”苏唐道。

“大人,您确定?”那女孩再一次呆住了。

“希望你卖的消息能货真价实。”苏唐道。

那女孩愣怔了片刻,开口道:“他们到师王川是去堵两个人,一个叫牛镇海,一个叫庄蝶。”

“你说什么?”苏唐当即愕然。

那女孩注意到苏唐的变化,只不过,她是很有职业素养的,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牛镇海还不算什么,他虽然是蓬山山海圣座的门仆,但山海圣座已败给冰封圣座,逃出蓬山,所谓墙倒众人推,这样的门仆,杀了也就杀了,没人会在意,但庄蝶的来历可不一般。”

“庄蝶原本是天眼圣座的弟子,曾经与山海圣座一起被誉为圣门双骄,资质极佳,进境也极快。”那女孩道:“只可惜,十几年前,蓬山有一只灵兽突然之间发了狂,到处伤人,当时年仅九岁的庄蝶为了保护其他孩子,与灵兽死斗,最后受了伤。”

“这些我都知道。”苏唐道:“你为什么说……那庄蝶不一般?”

“她曾经与贺兰飞琼齐名,当然是不一般了。”那女孩道:“尤其是这一次,牛镇海和庄蝶在小凉河被人追上,双方展开大战,牛镇海身负重创,本已束手待毙,结果庄蝶突然出手,击杀了蓬山数十名修行者。”

“我听说庄蝶已经失忆多年,怎么可能”苏唐露出不解之色。

“呵呵……那么下面的事情您更不会信了。”那女孩道:“庄蝶释放的是法身”

“法身?”

“对,就是法身”那女孩屏息凝目,等待着苏唐变得惊骇交加,可等了半天,也不见苏唐发问,她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大人可知道法相?”那女孩又问道。

“知道。”苏唐肃然,声音也变得凝重了,他无法忘记大妖初蕾碾压性的战力。

“可……”那女孩有些无语,随后又道:“可法身境在法相境之上啊”

“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那女孩苦笑道:“据幸存者说,当时庄蝶释放出的气息,应该是大祖境,至多不会超过大尊境,但她真的用出了法身,蓬山的几十个修行者只在瞬间便几乎都被击杀了。”

“你确定法身境在法相境之上?”苏唐问道。

那女孩呆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就像有人在问,你确定一加一等于二?寻常的修行者可能不知道,但稍微有些根底的大修行者,肯定明白法相、法身代表着什么。

魔神坛的诸位魔神都忽略了,他们倒是和苏唐谈过法相,但法身么,就没必要提起了,难道能问苏唐,你知道二加二等于几么?

法相代表着大圣巅峰和星君境,拥有了君格,而法身代表着小罗星君的巅峰和大星君境。

“法相分为两种,生相和死相。”那女孩道:“法相本是星君境才能释放出的灵诀,大圣境灵脉不稳,如果勉强行之,就成了死相,先伤人,后伤己。而星君境释放出的才是真正的法相,也是生相,不但威能远远超过法相,而且也不会伤到自己。”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苏唐皱眉道。

“因为我叫空婵。”那女孩子说道。

“嗯?”苏唐不解。

“大人……”那女孩子极感无奈,她发现苏唐好像根本不是修行者,很多该知道的东西,他都不知道:“我空家与别的世家是不一样的……”

西安碑林医院在线预约
武汉博仕医院怎么走
贵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的医院
沈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枣庄治疗阴道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