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亲情融融白鹿庄

2018-09-15 10:45:12

来到五峰县城已经好几天了,为了完成今天的采访,匆匆吃过早饭,便与编委会副主任覃世界一起乘车沿县城到渔关的公路向白鹿庄驶去,一路上,两边高大的行道树掩隐着层层翠绿的茶梯,一晃而过。淡淡的晨风,不时吹进车内,给人以飕飕寒意。

白鹿庄,五峰县远近闻名的蔬菜专业村,这里曾经是白鹿庄小公社所在地。狭长的山谷尽头,一条长不过数百米的小街,矗立在山口,远远望去,就像一道雄伟的关卡。当我们来到庄前,事先联系好的接头人覃远平扶着摩托车,已经等侯在路旁,尽管素未谋面却一见如故。覃远平,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汉子,憨厚诚实的微笑中,显露出几分机灵和大气,透视出一种纯天然的质朴。摩托车穿过小镇,行不多远,便拐弯到他们居住的地方——牛拉子埫。

所谓埫,不过是一个“腰子形盆地”,方圆不过里许。七八个庄户,涂料外墙、大红色彩瓦、两层楼房,外带一个小院,零乱的分布其间。四围环山,遍野的青松翠柏中夹杂着淡淡新绿,散发出早春的气息,清静得像世外桃源。当摩托车沿着山边又陡又窄,高低不平的的公路直下埫底时,我们心里真是捏着一把汗,然而,覃远平却镇静自如,不时回过头来与我们交谈。

覃知道我们要来,很早就把饭菜做好,放在火炉上面等着。周围的人得知有远方来客,也不约而同,聚集到他们家,亲切的问长问短。

原来,在这里居住的覃姓人家只有3户,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是否同属一房,但长期以来,亲密得就像一家人一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到他们这一辈,除了知道祖籍花屋场,记得祖父的名号和部分派序之外,至于所属何房、何年何代来这里定居,已经一概不知,旧族谱也没有记载。当他们看到从故乡远道而来的亲人后,倍感亲切,大家在一起,论辈份,追往事,溯祖源,叙家常,亲情融融,滔滔不绝。提到续修家谱,更是眉飞色舞,津津乐道,就像长期漂流在外的孤儿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样。

覃氏兄弟二人,居住相隔不远。各有一女,长女就读于三峡大学,次女正读高中。每当提到他们的女儿时,两兄弟掩藏不住的骄傲和自豪便喜形于色,给人一种和谐温馨的感觉。

主人告诉我们,这里位置十分偏僻,长期与世隔绝,到上世纪末还非常贫困。直到最近几年,修通了公路加上农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蔬菜生产,才算找到了致富之路。现在,一般农户年收入已达两、三万元,比原来翻了好几番。站在新建的住房门口,尽管看到家里还没有多少现代化的高档家具,但从谈吐中不难理会他们对现实的满足和追求小康生活的信心。

登记结束以后,兄弟两驾着摩托车,带我们到二十里开外的青山村采访,在并不宽敞的水泥路面上,车行如飞,穿行于高山原野风光之中。采访结束以后,我们原本可以在村口等待从渔关到五峰镇的班车返回,兄弟两却执意要把我们送回县城,送到车站,直到我们乘坐的从五峰镇开往桃山的班车出站以后,才依依别去,那挥手分别的一瞬间,平淡而深情的画面,永远定格在双方难忘的记忆里。

中温淀粉酶
浙江新奇特产品
润和西溪郡效果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