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超级位面银行 第五百四十三章 惯犯

2020/01/17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超级位面银行 第五百四十三章 惯犯“钱太难赚了,我的几家公司迫切需要发展,资金缺乏的厉害。听说贩毒赚钱快,我准备试试。秀秀姐你可得给我

超级位面银行 第五百四十三章 惯犯

“钱太难赚了,我的几家公司迫切需要发展,资金缺乏的厉害。听说贩毒赚钱快,我准备试试。秀秀姐你可得给我保密。”王洛神色肃然。

苏秀闻言吃了一惊,但她又不是傻瓜,转眼便反应过来,嗔道:“真是的,不想说为什么看这些资料就算了,说什么要贩毒,吓人一跳。”说着话,伸手要来打王洛肩头,然而手抬起来又觉得这个动作过于亲昵了,抬起的手停在半空顿了顿。

她本就是极易害羞的性格,面庞瞬时火烧也似的红起来,借着捋动额角发丝的动作,又把手收了回去。

车里安静无声,车外夜幕初临。

马路两侧的路灯逐一亮起来,淡淡的灯晕从窗外洒进来,落在苏秀白静似初雪的面庞上。她秀直的鼻梁,粉润的嘴唇和光洁的额头在光影照映下,共同形成宛似天地造物般精致的侧颜轮廓。

她穿着贴合身形的灰白条纹运动衣,胸前的饱满似要将衣服撑破般怒涨起伏,匀直的长腿上穿着冷灰色修身裤,清晰的呈现出腰腿的迷人曲线。

这一切并合在一起,生动的展现出一个羞涩温婉却又性感无端的美丽女子,活色生香。

仿佛能察觉到王洛的目光在审视自己。苏秀心里莫名的悸动和慌乱,飞快的扫了王洛一眼,却发现王洛正在专心开车,根本没注意她。

原来刚才觉得王洛在看自己是错觉……苏秀心想,继而又从心下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失落,借着低头看向手中的资料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过很快她就真被资料上的内容所吸引,悸动的心得以渐渐平静下来。

“毒品的危害性这么惊人,”苏秀惊异于手中资料上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据。

“嗯,吸毒容易上瘾而难戒,对身体和神经系统的破坏性很强,吸毒者少有能活过四十岁的。而吸毒的费用昂贵,非普通人能承担,所以一旦染上毒瘾,为了满足吸毒的需求,就要想方设法弄钱。导致吸毒人员的犯罪率居高不下。报告称,去年全国破获的由吸毒人员引发的刑事案件17.4万起,占刑事案件总数的14%,其中抢劫、盗窃等侵财性质的案件7.2万起,涉毒犯罪案件7.4万起,而杀人、绑架、强奸等严重暴力案件716起。”王洛面色冷漠的道。

苏秀目瞪口呆,“这么多?”

王洛叹气道:“这只是一些表面数据,你要是能看见真实的吸毒案例,会更心惊。涉毒家庭就像是生活在地狱,有的父母毒瘾发作时卖掉孩子来筹钱吸毒,毒瘾过去又痛不欲生,悔恨不已。还有的丈夫逼迫妻子去做小姐,子女残杀父母夺钱……种种情况惨绝人寰。但毒品买卖蕴含暴利,所以有的是人铤而走险,杜绝不了啊。”

王洛也是一时感慨,见苏秀面色有些发白,停好车子,从她手里接过资料,放在一边。不想影响她的心情,转开话题道:“你脚还疼不疼?”

苏秀这才发现已经到了苏妍家的别墅外,见王洛目光灼灼地注视过来,霎时便觉得心底的一切秘密似乎都被他看穿了一般,慌手慌脚的打开车门想下车。

王洛愣了愣,被自己问了一句,至于吓成这样?

“呀,”苏秀娇呼出声,却是急着下车,伤脚先着地,疼得更厉害了。

王洛也下了车,小跑着过来搀苏秀,见她走了两步,伤脚稍一触地就疼得直蹙眉,低头去看露在裤脚和运动鞋之间的一截白生生的脚踝,发现已经肿了,试探着问苏秀:“要不我背你进去。”

苏秀红着脸微摇了下头,垂着眼眸子不说话。

王洛随着她低下去的视线瞄了瞄她的胸前,顿时明白过来苏秀为什么脸红,他要是背着苏秀,她趴在自己背上,胸前的小排球排山倒海般压下来,便宜都要被王洛占尽了。

王洛忙改口道:“我还是抱你进去得了?”

“不……不太好吧。”苏秀结结巴巴道。

“有什么不好的,”王洛俯身轻松把她抱起来,恪守着礼节,只是托着她的柳腰和腿弯,目不斜视。

苏秀还是觉得羞得厉害,不过倒也没挣扎拒绝,恍惚间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打鼓似的乱响。

等王洛把她抱进屋,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又去拿了药酒,帮她脱下鞋袜,轻揉脚踝的伤处,苏秀始终低着头不吱声,任王洛施为。

王洛精通搏击制敌之术,对人体各处关节要害的掌握了如指掌,比寻常外科大夫还要厉害。这几下揉捏恰到好处,合着药酒的力道融入脚踝伤处,疼痛便得以迅速减轻,很快脚踝处就只剩下药酒入骨后温热的舒适感。

疼痛渐去,气氛却在悄然间生出些变化。

苏秀的玉足白嫩柔软,足趾晶莹如玉贝,没有半点疵瑕,足背上泛着静脉血管的浅青色,映衬下愈发显得秀足精美,漂亮的耀眼。

王洛纵然没什么异样心思,却也觉得很漂亮,不免多看了两眼。苏秀发现他盯着自己的脚看,微咬着下唇,轻轻往后拽了拽,王洛便顺势放手,笑道:“休息一晚明早就能好。”

“嗯……”苏秀低头应着。

王洛来到苏妍这里也不忙着就走,去厨房乒乒乓乓的准备起晚饭来。

晚上六点四十,苏妍被王晴从公司送回家,进屋便耸着鼻子,笑嘻嘻的道:“在院子外闻到菜香,就知道你来了。”瞥了瞥小媳妇般坐在客厅里的苏秀,眸子微转的来到厨房,低声问王洛:“你是不是又做坏事了,秀秀的脸红的跟着了火一样?”

王洛耸肩道:“什么叫又做坏事了,搞得我跟惯犯似的,”遂道:“苏秀去健身,不小心把脚崴了,我把她送回来的。”

苏妍吃吃地笑,媚眼流苏的乜着王洛,才不信像他说的这么简单。

王洛做好了饭菜,叫上和苏妍一同回来的王晴一起吃饭,饭后和几个人闲聊了半晌才离开。

苏秀是在两天后的晚上,自己家里,再次遇到王洛登门。

她发现王洛这次来,父亲颇为高兴,面携笑容,近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他这么喜形于色的时候。

王洛一来便被苏景中带到了书房。

苏秀有些好奇,不觉间便挪步走到距离书房不远的位置,竖着小耳朵想听听王洛和她父亲在书房里说什么。2210

鹤岗市第二专科医院怎么样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延安西路分部怎么样
安徽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癫痫病治疗廊坊哪家医院好
咸宁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