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小说林下野语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一)引子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秋风又到人间,惹得落叶珊珊,四望长江但见无尽烟波。  浮生事纠缠着世人,红尘中人几时能

(一)引子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秋风又到人间,惹得落叶珊珊,四望长江但见无尽烟波。  浮生事纠缠着世人,红尘中人几时能真的得闲?此事古来如此,有几个人能真的超然?  倒不如学学他们,林下的六个精灵,他们盘膝而坐,侃侃而谈,是啊,不如举杯且开颜。  姚星明道:“在下请问这世上可怜的是什么?”  令狐一扬脖子,灌了一大口酒道:“要论这可怜的,我说当数我们异类。”  欢颜天真烂漫,她扭头问:“为什么啊?令狐大哥英武不凡,小妹可是仰慕地紧呢。”  令狐摆摆手道:“不然不然。”他一指众人道:“别看我们大家都是妖,可是这待遇就是不一样。四位小姐原本都是凡人,修炼得道,大家怎么称呼你们啊,仙姑,听这名字,就透着仙气。就算有几个知道你们本来面目的,也只是称呼你们妖仙,还是和仙家脱不了干系。姚兄弟呢,虽然是鬼,可你原本也是人啊,人们尊称你一声鬼仙。可我们异类呢,叫你异类还算是客气的呢,绝大多数人都叫你做妖精。尤其是那些女狐仙,被人叫成狐狸精,还编出各种各样耸人听闻的故事来诋毁我们异类。”  舞霞一努嘴,笑道:“凡人无知,休得理会,我们可没有小看你们异类,尤其是你欢颜妹子,对你可是崇敬地紧呢。”  令狐道:“单单只是言语上的讥讽,倒也罢了,偏偏老天爷也是造物弄人,你们人类只要修炼便可以成仙,可是我们异类呢,要先修炼成人形,然后才能修仙。修仙难,可是修人形,更是难上加难。”  姚星明摆摆手道:“非也非也,你这话有失偏颇。”  令狐道:“是吗?那依姚兄之见,这世上可怜的,当数谁呢?”  姚星明道:“依我愚见,当数我们读书人。”  几人同时问道:“读书人?读书人有什么苦的啊。”  姚星明喝了一口酒,叹了口气,道:“‘岂有文章惊海内,莫抛心力作词人。’‘儒冠多误身’啊。我承认,作为异类的确是可怜,可是你们却能生活得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啊。未成人形之前,便已经可以花前月下、啸傲林泉了,修成人形之后更是可以煮酒踏雪,诗剑琴棋。这些事在你们看来是十分平常的,可是对于我们读书人看来却是难于上青天啊。”  缥缈十分不解地问道:“难道,作为读书人便不可以做这些事吗?”  姚星明苦笑一声道:“可是可以,只是,未出道前,我们想的是如何报效国家,不屑赏梅;等出道了之后,忙于事务,便是想赏梅,也没有时间了。那个叫吴均的说得好啊,‘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如此美景,怎可辜负,可惜,世上大多数的读书人都和我一样可怜,领悟不到其中的真理啊,我们寒窗十年,磨得一剑,可是却没人能和我一起把玩,欣赏它的锋芒啊。等到我们终于领悟的时候,书剑已老,人已衰,便无力再去赏梅了。”  众人听得这话中带着无限的伤感,不禁也叹了口气。  这时令狐突然又开口了:“我这回是终于知道了,这世上可怜的,不是异类,也不是书生。”  舞霞道:“你又有什么高论啊,令狐大哥?”  令狐道:“是先做了异类,然后再去当读书人啊。都说我们狐狸身上一股腥骚味,可是这酸秀才的味道啊,依我看,更难闻。”  大家都拍手大笑。  舞霞道:“对了,令狐大哥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你一说,我还真想起了一个故事,是关于文人间如何相互残害,对付对方的。”    (二)毒药——邢舞霞的故事    不管你们是否相信,这是真的,嫉妒,是世上可怕的毒药。  我曾经认识这样两个文人,他们都是惊才绝艳的龙驹凤雏,我相信他们是世上的朋友,都说文人相轻,这句话在他们身上根本体现不出来。  那是在唐朝。他叫宋之问,是个诗人,写的诗嘛,虽然大多是粉饰太平、颂扬功德的应制诗,但却实在是靡丽精巧,让人爱不忍释。  有一天,他无意中看到了好友刘希夷的一首诗。  这首诗的名字叫《代悲白发吟》,其中有两句啊,让宋之问喜欢得不得了,说的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宋之问羡慕极了,他心想:如果这首诗是我写的,那该多好啊,这样的一首诗,足以让我名垂千古、万古留名。他自思没有刘希夷的才华,便心生恶念。  于是,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他问刘希夷这首诗可曾给别人看过。  刘希夷回答说:“你是个看这首诗的人。因为,你我是的朋友,我写得了佳句,自然要个与朋友共享。”  刘希夷对宋之问是如此信任,可是宋之问却背信弃义,做出了天地不容的事情,他下黑手,毒杀了刘希夷,然后把那首诗据为己有,说是自己的新作。  可是,天理昭昭,纸是包不住火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世人还是终于知道了刘希夷才是这首诗的作者,也知道了宋之问的丑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满怀恶意的嫉妒是世上可怕的毒药,远离它吧,它能使手足相残,兄弟反目。    邢缥缈道:“妹妹的故事太吓人了,文人,不全是这样的吧,总也有几个好的吧。”  舞霞嗔道:“好的?我可是没有见过啊,你要是见过,不如说来听听啊。”  “好。我说就我说。我要讲的这个人啊,也曾经遭受那些无良的文人陷害,可是,他挺过来了。”    (三)十年——邢缥缈的故事    这也是个唐朝人,他的名字叫段成式。在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发誓要写一本叫《酉阳杂俎》的书。于是他准备了一个鹿皮囊,把自己所见所闻的有意义的事情都记录下来,放在了鹿皮囊中。  兔走乌飞,十年过去了。段成式决定整理出书。  为了不受人打扰,他在荒郊野外独自盖了一间小茅屋,专心写书。  一个暴风疾雨的夜晚,段成式独自在家中整理书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和少女的惊呼。  “救命啊,救命啊。”  段成式打开了门,一个湿淋淋的少女站在门口,她瑟瑟发抖,好像风中的树叶。  “奴家与父母一同去京城看望亲戚,路上遇到了山贼,奴家和父母失散了。又适逢暴雨,万望先生可怜,收留一晚,明早奴家可以有力气去找寻父母。”  “可是,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孤男寡女,瓜田李下,恐有不妥。”  “先生,外面雨下得这么大,这里又只有您一户人家,难道您忍心让我一个弱女子孤身一人留在八荒之外吗?”  “这,好吧,你进来吧。”段成式犹豫了一下,还是让那少女进了房间。  少女坐在火堆旁,烤着火。段成式坐在桌子旁继续写书。两人一句话都不说,可是,段成式总觉得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他不由自主地回头偷偷地看那少女。她的头发拧成了一股一股,晶莹的水珠滴滴落下,她的脸蛋白皙水嫩,她拢了拢头发,双手宛如玉葱,伸手拉扯身上的衣服,衣服浸满了水,紧紧贴在她的身体上,衬托出她匀称的身材。段成式只觉得心像小鹿怦怦乱撞,一股难以抑止的欲火涌上了心头。他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不敢去想。  这时他听见杂乱的呼吸声,就在自己的身后。温暖的气息喷到自己的脖子上。他猛地睁眼,回头一看,那个少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几乎贴到了自己身上。  “先生,你在写书吗?”  “是啊。”段成式想集中自己的精神,可还是那样地魂不守舍。  “能给奴家念念你的书吗?”她的手指轻轻点触段成式的腰间,段成式顿时感到浑身又酥又软,他猛地躲闪开,正色道:“姑娘请自重。”  那少女整了整衣襟,满面通红,道:“先生请勿见怪,奴家是乡下人,刚才无礼,唐突先生了。只因奴家自幼跟随父亲识文断字,所以,一时好奇,才……”  段成式不觉又羞又愧,看来,刚才是自己把持不定,原不怪这少女。  “哦,姑娘,在下的确正在写书。”  “能否不吝赐教呢?”  “嗯,当然可以,还望姑娘不要见笑。”段成式随手拿起一段,读了出来。  少女的鼻息在段成式的耳后微喘,段成式不禁又春心荡漾了起来,他猛地站起,拿起一把伞,打开门,走到了屋外的房檐下,反手关上了门,靠着墙根坐了下来,道:“姑娘,请好好休息,小生,小生唯恐打扰,就在这门外坐一宿便罢了。”  “先生此言差矣,这是先生的屋子,是奴家打扰了先生,怎么能说是先生打扰了奴家呢。”  “男女授受不亲,我恐怕对姑娘的声誉有损。”  “先生,房中空闲,外面风大雨大,唯恐先生着凉,还是进来吧。”  段成式再也不开口说话了。  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雨也停了,房门不知怎地竟打开了,那姑娘已经不知去向。段成式恍恍惚惚,昨晚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梦。  可是,当他走到桌边的时候,梦醒了。  书稿不见了,早已熄灭的炭火旁飘散着几片零散的纸片,边缘被烧得焦黄焦黄的。  那女子把他一生的心血毁了。  段成式的心碎了。  从此他变得沉默寡言,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他还是继续写书,因为那是他一生追求的梦想,现实很残酷,可梦想,却依然很美。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女子出现在了他的门前,他只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先生,是我,我对不起你,是我毁了你的书稿。可我是有苦衷的。他们,他们抓了我的娘,威胁我,我不得不这么做啊。”  段成式没有理睬。  “可是,娘骂我,说我不应该这样做,她说她要被我气死了。过了几天她真的死了。先生,我的娘死了!”  段成式的笔突然停住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您。我听说,您整个人都变了,是我不好,我害了您。我知道,您要重新写书,让我帮助您吧。为奴为婢,我绝无怨言。真的,我决定离开他们,可是又被他们抓了回去。他们说,反正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放你走也行,可是,你得留下些什么,你的脸太能迷惑人了。他们要我毁容啊,先生!可是我不怕,只要能离开他们,我什么都干。我自己用刀子划破了脸,这才离开了他们。”  段成式的手一松,笔落到了地上。  “我罪孽深重,我愿意用自己的余生偿还,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做牛做马,我只愿待在你的身边。只要在你身边,我就满足了,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怕毁容,毁容算什么,就算是砍断我的脖子我也不怕。打铁的不怕火烧,撑船的不怕水遥,砍断了脖子有腰,砍断了腰还有脚,天上神明看得到。”  门呼啦一声打开了。  段成式说:“我不要你做奴婢,不过,如果你愿意留下的话,随你的便好了。”  从此,他们一起写书。  很多年过去了,段成式娶了那女子为妻。  “只爱糟床滴滴声,长愁声绝又醒醒。人间荣辱不常定,唯有南山依旧青。”  又很多年过去了,《酉阳杂俎》终于写成了,第二次的修书,又花去了段成式十年的时间。  两次修书,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二十年的时间。  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啊。现在,有谁能够花二十年的时间去写一本可能让人很快就会忘记的书呢。可是即使世人谁都不能明白这本书的重要意义,至少在作者心中,这本书的重量,重于泰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生命中面对再大的打击都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心中还有梦想,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    舞霞道:“好吧,我承认,段先生,算是个好人。”  久不作声的寂寥突然发话了,“我倒是知道一个普通人和文人之间交往的故事,也很不错呢。”  众人都道:“好啊,说来听听。”    (四)桃花潭——邢寂寥的故事    有一个叫汪伦的唐朝人,他出生在一个叫桃花潭的地方,他是一个十足的乡下人。可是他十分爱读书,也喜欢结交读书人。那时候,天下出名,有个性的诗人叫李白,于是他便写信邀请李白来桃花潭游玩。  他给李白的信中说:“你喜欢桃花吗,这里有千里桃林;你喜欢饮酒吗,这里有醇香美酒。请来我们桃花潭吧,我们一定好好招待你。”  李白不是个普通人,他是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更重要的,他是个酒狂,所以,听见有好酒便欣然前来。  远处,群山烟雾蒸腾,山下,村落绵延,屋舍高高矮矮,黑白相间,在青山绿水中间点缀出无限的恬淡。  可是,李白上当了,汪伦向李白赔礼道:“对不起,我欺骗了你。这里的确有桃树,可是并非千里,而是几棵。这里的确有酒,不过不是陈年醇酒,而是土做的淡如水的桃花酒。如果你要怪我,我也没办法。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就尝一尝桃花潭的社酒鸡豚。”  李白哈哈大笑:“有酒的地方,就有我李白。刚才不是说有什么桃花酒吗,我的馋虫上来了,快快搬出来,一醉方休。”  李白受到了乡亲们倾家酿酒的热烈款待。临走的时候,汪伦带领全村的人,提着灯笼,踏歌而行,沿着桃花潭送了一程又一程。 共 1071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气不调会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癫痫专科
昆明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