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源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晋江皮革产业谋求绿色突围

2019/07/13 来源:济源信息港

导读

晋江皮革产业谋求“绿色突围”对于晋江众多皮革企业而言,2007年可谓“多事之秋”。 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国家加大力度整治皮革等重污染行业…

晋江皮革产业谋求“绿色突围”

对于晋江众多皮革企业而言,2007年可谓“多事之秋”。 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国家加大力度整治皮革等重污染行业……外部生存环境的改变使得晋江皮革业发展面临巨大挑战。 按照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节能减排目标的完成情况将成为“检验经济发展成效的重要标准”,也将作为考核各级地方干部执政水平的一条“硬杠杠”。作为重污染行业,皮革行业无疑将首先面临节能减排政策的大考。“政策环境下,企业如何选择很关键。”晋江兴业皮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皮革”)总裁孙辉跃如是说。 令人欣喜的是,面对众多挑战,科技创新、谋求绿色突围正成为晋江皮革企业的共识。 环保达标,不得不跨的“坎” “节能减排、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和银行压缩信贷规模,这些都给皮革业带来了巨大影响。”孙辉跃说。 2007年初,《晋江市2007年近海水域工业污染企业“退二进三”工程实施方案》出台,晋江市区10家皮革企业被纳入晋江市“退二进三”批整治范围,其中1家企业被要求关闭,其余9家企业则须在2007年6月30日之前搬迁至晋江安东工业园统一筹建的集控区。2007年8月,晋江可慕制革集控区成为当年泉州市级环保专项行动的重点挂牌督办环保问题单位之一,被要求须在当年9月20日之前整改完毕。然而,集控区内的皮革企业多数为中小型企业,马上拿出上千万元用于治污显然不现实。 对于这些环保未达标的企业而言,银行压缩信贷规模更是让它们雪上加霜。 一位熟悉晋江皮革行业的人士介绍说,以往,民营企业多采用抱团借贷、相互提供担保的模式,但这种借贷模式目前已行不通。“没有人敢为没有排污证的企业提供担保,因为这些企业随时有可能关门歇业。”该人士表示,去年起,环保部门和银行联合推出了“绿色信贷”政策,对违法排污、不符合规定的企业进行信贷控制,斩断污染企业的资金链,这使得让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很受伤”。据泉州皮革行业协会的相关人员介绍,今年来,集控区内外有几十家环保未达标的小型皮革家庭作坊相继倒闭。 2007年7月1日,出口退税政策调整给晋江皮革产业带来较大影响。泉州皮革行业协会钱秘书长分析认为,皮革和皮革制品的出口退税被完全取消,使得皮革企业的出口成本增加,一些小企业不得不将订单转给有实力的大中型企业,而皮革行业龙头企业则迎来发展契机。至此,引发了行业新一轮洗牌。 值得注意的是,晋江的皮革企业大多为制鞋、箱包企业的配套企业,下游制鞋、箱包企业的产品出口一旦发生变化,马上就会反映到皮革行业上。2006年,欧盟对我国出口的皮鞋征收高额反倾销税,导致鞋类产品出口量大幅减少,这也大大影响了皮革企业的产量。晋江安海皮业同业公会负责人表示,2006年,安海的制革产量至少减产50%。 近年来,国际贸易摩擦加剧,包括欧盟、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构筑技术、环保贸易壁垒,对我国出口产品的环保要求日益严苛,作为我国重要出口产品的鞋类、箱包的上游行业———皮革行业也必将受到巨大冲击。 在业内人士看来,外贸环境的巨变将推动皮革产业健康发展,皮革企业只有将重心放在提升产品质量和科技含量,才能终获胜。“现在皮革企业的生存压力很大,企业只有不断提升技术和环保标准才能生存下来。”泉州皮革行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说。 谋划上下游共同治污 面对要么治污要么倒闭的“单选题”,晋江皮革行业开始发力治理污染,努力迈过环保这道“坎”。泉州皮革行业协会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类似“退二进三”的举措就是为了集中治理皮革企业的污染,降低企业治理污染的成本。 今年2月,晋江可慕制革集控区努力了5年的“区内企业集中供热”有望终实现。一直以来,集控区里的制革企业都是自己供热,63家企业有五六十台锅炉,混乱且安全隐患大,多数企业没有设置除尘装置,造成严重污染。2006年9月,集控区对五六十台小锅炉逐个拆除,筹款购买了4台20吨的大锅炉,并统一装上除尘脱硫设备。目前,调试工作已进入阶段,整个集控区很快就可实现集中供热。 除了集中治污外,晋江皮革产业正掀起一股“技术热”,用技术创新为晋江皮革业发展提供新动力。2007年,在晋江鞋博会期间举办的全国皮革和制鞋行业首次技术成果拍卖会上,晋江皮革企业对新技术表现出极高的热情,公开拍卖的5项科技成果均顺利成交,总成交额达上百万元。福建晋江富泰皮业公司就以21万元拍下了“皮革废弃物的综合利用技术”。该公司副总经理陈金展表示,公司每年要产生200多吨的皮革废弃物,以往是直接送到焚化场焚化,不仅要花费一大笔处理费用,而且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采用“皮革废弃物综合利用技术”后,每年至少可为公司增加上百万元的利润。 不仅购买新技术,一些企业还积极进行自主研发。作为皮革龙头企业,兴业皮革在2002年就成立了研究所,每年投入的科研经费达2000多万元,目前已拥有7项专利。 面对皮革行业的治污努力,孙辉跃认为,皮革行业要有效控制污染,除了改进自身生产技术外,更要在源头及后期产品评价审核上加大力度,这就需要与皮革上游供应商及下游经销商共同合作,整条产业链共同治污。 据介绍,此前兴业皮革就已联合上下游企业共同探讨皮革行业如何实现“绿色、环保、协同、共赢”,其关于皮革企业和成品鞋企业应共同参与环保型皮革化工原料开发的建议得到不少企业的赞同。兴业皮革副董事长蔡建设表示,皮革企业环保应当从源头即化料、染料的采购开始做起,实现从“末端治理”到“工艺治理”。“如果等到造成污染再来治理,不仅要花费高昂的治理费用,治理的效果也不明显。”蔡建设说,这两年,晋江皮革业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发展形势,生产高附加值的绿色产品、上下游共同治污才是改变现状的出路。 财税政策助力 业内人士介绍说,采用新型的环保材料可大幅降低皮革行业带来的污染,但迫于成本压力,很多中小皮革企业无力使用。孙辉跃给算了一笔账,目前皮革行业的平均毛利率为12%到13%,一旦采用新型环保剂,企业成本将增加4%到5%,毛利率会减少2%到3%,这让很多中小皮革企业很难承受,而下游鞋企、箱包企业也很难接受原料涨价。 在孙辉跃看来,只有实现规模化采购,使用新型环保材料带来的额外成本才能被下游企业所消化,这就需要整条皮革产业链内的企业一起合作,共同消化成本。 了解到,一项“废液回收再利用”的环保技术碍于研发成本高,上游化工企业担心推出市场后只有大型皮革企业问津而不愿涉及。为此,兴业皮革联合上下游企业共同参与化料研发,整条产业链共同研发,一起分摊研发成本,以此来降低环保型化料的价格,让更多皮革企业使用。 不过,目前有这种意识的皮革企业并不多。有关专家表示,这种造福整条皮革产业链的行动,仅靠几家企业的努力远远不够,迫切需要政策的引导和扶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以利润化为目标的企业一般不愿在节能减排上增加投入,这需要政府设立公共技术中心,破解皮革行业的污染治理技术难题,再推广应用到全行业。” 让晋江皮革企业高兴的是,有关节能减排的新财税政策给皮革行业带来利好。此前,财政部长谢旭人表示,2008年还将进一步完善鼓励节能减排的财税政策,对符合条件的节能环保项目及专用设备投资实行定期减免或抵免企业所得税政策,对节能减排设备投资给予增值税进项税额抵扣,完善废旧物资、资源综合利用税费优惠政策,完善支持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财税政策。同时,各级政府也将加大节能减排财政投入,在节能减排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新《企业所得税法》中关于企业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的规定和高新技术企业适用15%的优惠税率,也给晋江皮革企业打足了底气。 业内人士认为,环保技术的研发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有了国家财税政策的大力扶持,以往在创新特别是环保技术创新上投入不足的晋江皮革企业,有望加大环保技术创新的投入。 孙辉跃认为,在国家产业政策和财税政策的引导下,晋江皮革企业可实现绿色突围。中国皮革工业协会的有关专家也认为,皮革行业即将迎来发展的“黄金季节”,在节能减排的财税利好政策引领下,尽快完成从数量主导型到品质、效益型的转变,皮革行业才能把握好“黄金季节”。( 张伟伟 见习 黄铭坦 通讯员 施文奕 陈剑烽)

濮阳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贵港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开封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标签